江苏11选5

栏目导航
当前位置:江苏11选5 > 走势图分析 >
第二十二章这个小女孩是活佛!?(22/46)
作者:109 发布日期:2020-06-04
经过几位教授的摧残……不对,是用心指导一天的课程又结束了。由于是星期二下午,只有三堂课,第八堂课正好是空堂。想到昨天家教课的惨状:心里就觉得相当灰心,虽然已经从家里带来一些高中的课本和讲义,但心里还是觉得很不踏实。想来想去,还是再到旧书摊买些参考书加强一下,顺道挑几份考试卷让他们做测验。收好东西,踏出教室,正转向楼梯时,恰巧眼尖看到大伟正走上来。看他脸上带着愁云惨雾:心中升起了不祥的预感。会让他这种人陷入如此的低潮,也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他的宝贝妹妹……至于洁宜出的问题,我想得到的不就是我吗?几个星期前,因误会而挨了她一巴掌,打电话过去解释的结果,不但没有化解误会,还挂人家电话。一定是因为这件事惹她生气,进而影响到大伟的心情。这可不妙,要是大伟向我问起洁宜心情不佳的原因……这还真难回答。“咦?你怎么了,为什么又转回头,是不是忘了拿东西。我说你也真是的,这样丢三落四的……”真是啰唆的天使,丝丽儿还在说教,真的当我是忘了东西吗?“……不对啦!教室在那,你跑过头了!”谁跑过头了,我是要由大楼另一边的楼梯离开啦!“啪!”当我由另一个楼梯跑下楼时,丝丽儿用力地敲了我一下。然后继续她的说教。“你是不是吃太饱,想消耗一点体力!走得好好的,又跑向另一边,还是说你有预感,觉得走那边会碰上不好的东西吗?”原本说教的她,大概是看到我表现出像是逃过一劫的样子,才转口询问。“才不是勒!因为看到大伟了,所以……”“所以你就逃避了?”“谁逃避了!”我生气地应着,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,有时“退让”一步也是必要的。“奇怪,你干嘛怕他?那个人虽然有练空手道,拥有风的你,只要用一下我新教你的印契,还不是三、两下就能把他打倒?”问题不在这里吧?丝丽儿根本不明白我的难处。“我也不是怕他,更何况,对普通人动用印契,不是很容易被误认为超能力者,还是什么巫师、异类的。你自己不也才告诫我,历史上有很多灵能者被当成魔女或恶魔,而遭到众人捕猎。”“呃,是没错啦……”丝丽儿一脸惋惜的表情,分明是觉得没让我动用灵力而觉得可惜。“……可是,他不是你同乡的朋友吗,何必躲他?”“唉,就是同乡的朋友才麻烦……”“为什么?为什么?这不是很奇怪?”丝丽儿露出一脸无法理解的表情,这小家伙真麻烦。明明就看了一堆电视剧,为什么对人情世故还这么陌生?偏偏又对一些奇怪的事特别在行,难道她的小脑袋瓜是选择性地吸收常识吗?敷衍性地应对丝丽儿的质问,快步地走到校门口:心想着,只要快点到人多的地方,就能以此为借口不回答丝丽儿问的问题。心中的烦忧已经多够了,还得加上丝丽儿偶尔插一脚,扰我清净。为什么想要个人独处,还得特意挑人多的地方?大都市的冷漠也算有它的好处……走出校门,大马路人来人往。四周都是人和车,身旁还有一位丝丽儿跟着:心里却相当空虚和不踏实。家教遇到的麻烦还可以找伯仁和鸿儒商量,可是随时会碰上选民的恐惧,却成为心中的一块大石,常压得我喘不过气。还有在地下坑道见到的那个被称为女娲的“东西”,到底是哪一种存在体?她在我身上又动了什么手脚,为什么我会看到由自己身上放出黑暗气息而滋养出黑翼的天使?另外,与祸虎打斗的人真的是我吗?那时的心境,回想起来就只有无尽的冰冷和可怕。这些事有的可以跟丝丽儿讨论,有的却不适合。而且,她还信誓旦旦地说那位女娲不可能是邪恶的存在,因为与“神”相似的存在体是没有善恶的分别,有的只是信仰者的误解。在丝丽儿眼中,“神”是唯一最高贵的存在,虽然她所有的智识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有那位女娲的存在,但是她马上就给自己找到了解答——那位女娲获得了“神”所赐的绝对权柄,让她变成接近神般的存在。因为是神所选上的存在体,所以女娲不可能是邪恶的存在。对于丝丽儿这种偏执的想法,我当然无法苟同,可是也懒得跟她辩论,因为那只是自讨苦吃。“小武……”听到这个声音,我马上转过身瞪丝丽儿一眼。明明就跟她说过很多次了,不要在有人的地方跟随便我说话!可是我这一转头,却看到丝丽儿正在校门口的花圃上,像是蝴蝶般在群花中飘动采蜜,根本不像是在叫我。听错了吗?瞪着她的目光却又不巧与她的视线相对。“你不是要等红绿灯,我会跟上的啦。”因为身旁还有其他等红绿灯的人,所以我没回她的话,只是微微点头表示明白。我果然太累了,现实生活的压力,还有超现实的压力,终于把精神压垮了吗?不行,我要振作!选民算什么!我就不信运气会这么差,一天到晚都会被我碰到。那几个高中的小鬼又算什么!敢不好好上我的课,看我不把他吊起来打,好好教训一番,显显当老师的威严。“武成同学……”又听到了?难道我真的有幻听了?咦,不对!虽然很像丝丽儿那种灵力波动的声音,但是音调不一样。这个声音显得较为稚嫩,而且是实实在在的声音。有谁在叫我吗?第三次,那声音又出现:“小武哥哥!”依循声音的来源看去——一个小女孩坐在学校门口的花圃上。是她在叫我?奇怪,在我印象中可没有这么一个小学生的朋友?她真的是在叫我?怀疑地左看看右看看,也许是在叫别人,可是放眼左右,对“武成”这两个字有反应的人就只有我一个。“别看了,就是你。我等你好久了!”小女孩跳下来,走过来。我蹲下来,再次仔细看看她。这张脸?好像见过……可是北里国小的制服,好像是距离k大不算太近的一所国小。我不记得有任何亲戚住在这附近?更不可能招惹上任何同学的妹妹,怎么会有一个小学生到校门口堵我?“小妹妹,你找我吗?”“武成同学,你的记性真差?”“我……我们见过面吗?”小女孩把头发往后拨,让整张脸全部露出来,而我还是一脸疑惑。她嘟起了嘴,像是在怪罪我似的,然后由粉红色的小书包中,拿出像是卸妆棉的东西往额头上擦,再把头发往后拨去。这一回,我可看清楚了!额头上的红痣、这张脸!不就是去靖安会那晚碰上的小和尚,不对,是佛子,他《她》怎么会是个在上小学的女生……这个小孩就是当时的佛子?不像!大大的不像走势图分析,虽然在靖安会没能仔细看清楚她的长相走势图分析,而在回宿舍的途中走势图分析,又是在暗路上相遇,可是,像她造型这么特别的人,是很容易吸引目光,让人多看几眼。印象中,她的皮肤颜色应该没这么深才对,记得是像美玉白得白净,而且还带点神圣的光辉,发出圣洁的光芒才对。现在的她明明就是很平凡的小学生?会是同一个人吗?……还是说,佛子的形象是一种附身的状态?就像是家乡太子庙的神童那样,能够召唤神灵附身。嗯、嗯,很有可能。一定是这样的,不然,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学生怎么可能那么有智慧。“小武哥哥,可以陪我一下吗?”“小妹妹,大哥哥可是很忙的。你的爸爸妈妈呢?小学生一个人在外面乱跑很危险的,有很多坏叔叔会把你拐去卖喔!”“所以你要陪我,有大哥在就不用怕啦!”小女孩天真地应着。要是以前的我很可能会发挥爱心,好好地陪她……可是,自从碰上了那么多事情,尤其是那位小男孩选民的事件还历历在目的情况下,我的态度渐渐变得趋向明哲保身。“小妹妹,大哥哥真的很忙,没空陪你玩。你也该乖乖回家了,放学后不直接同家,不怕家里的人担心吗?”摸摸她的头,又道:“知道回家的路吧?大哥哥先走了。!”转身就要离开,衣角却传来一股阻力,那位小女孩竟然用她的小手抓住我的衣服,不放我离开。耐着性子,又转身回去。“小妹妹,不可以调皮喔。来,快放手。”她像是没听见我的话依然不放手,甚至还道:“我们得谈谈。”“小妹妹,大哥哥真的有事。再不放手,我要生气了。”然后,我尽最大的努力装出生气的样子。似乎有效。她好像怕了,小小的脸蛋露出害怕的神情,然后就放手了。虽然觉得在欺负小朋友,可是不这么作的话,我哪有时间去二手书摊找教材,去书局挑实力评量的试卷。“丝丽儿,走了……”以尽量不惊动别人的音量,小声地喊了一声,掉头就走。虽然不知道她找我有什么事,不过,一个小学生能有什么重大的事情,为了明天的家教课,我可没有时间陪一个小女孩玩家家酒。走了几步,身后突来传来惊人的音量。“哇哇!哇哇……”呃!那个小女孩怎么哭了!惊人的音量马上引来许多有爱心的大哥哥、大姊姊的关心。谁说都市人都很冷漠,一个可爱小女孩嚎啕大哭,还是可以引发众人的恻隐之心。不过,在许多具有爱心的同学包围下,一声又一声的嘘寒问暖,我看到她露出精明的眼神,正不怀好意地飘向我。不祥的预感由心中升起。可恶这个红绿灯好久,绿灯怎么这么慢,还不来!果然,不妙的言论由身后传来了过来。那个小女孩竟然睁眼说瞎话“小妹妹怎么了,是迷路了吗?不要哭喔,乖,来,姊姊请你吃糖,告诉姊姊是怎么回事。”不知哪个女孩子正发挥她那过剩的爱心。“呜……我被哥哥丢在这里了……”身后传来小女孩可怜兮兮的声音,同时也传出了零零散散的叫骂声。“天杀没良心的,竟然放这么可爱的妹妹不管!”“太过分,这种哥哥是怎么当的。”“就是有这可恶的男人,社会才会这么乱!”小女孩口中的哥哥该不会是指我?“没关系,大姊姊带你回家。我替你向爸妈告状,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那种没责任感的人!”“不要啦……大哥哥其实人很好的。可是他有重要的事情,才没办法陪我的……”小女孩又发出楚楚可怜的声音。“真是乖女孩……”那个女生好像深受感动的样子。“真是好乖的小孩喔,那种哥哥真是过分,怎么会有这种人?这样的人怎能称为万物之灵,小武,你也来帮帮那个小女孩啊!”丝丽儿的话叫我应也不是,不应也不是,只能装作没听到,默默地乞求快变绿灯,好让我逃离现场。接着,我又听到小女孩又呜咽地说:“而且哥哥也还没走远……”“什么,他在哪?”这时,后方突然变得安静无比,然后传来阵阵的杀气……虽然很不愿意,可还是硬着头皮转身向后。果然一对又一对充满忿怒的神眼全往我身上集中。我的小祖宗,小人跟你可是无冤无仇的,何必这样陷害我。几位好事的同校男同学甚至摩拳擦掌,不怀好意地走过来,天啊,我是招谁惹谁了,怎么会碰上这种事!这时,小女孩含着泪跑过来,扑到我身上,唱作俱佳地哭叫着:“对不起,哥哥,人家会乖乖的,不给你添麻烦。请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……”她的身体抽搐着,似乎真的很伤心的样子。可是当她抬起头来,与我四目相对时,那张脸哪是哭脸,分明就是强压笑意的表情!这么说,她是因为想笑,强忍着身体,才会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!“喂,虽然这么说,可是我真的有事要处理……”她发出小恶魔般的笑容,以只有我听得见的音量说道:“我想,你最好答应陪我喔。”不用她的警告,当看见在场所有人都用危险可目光射向我来,一个个都准备替天行道,为小女孩出头的情况,我当然得面对现实。“……可是,不论有再重要的事情,也比不上我可爱的小妹妹。”虽然恨不得把她痛殴一顿,却还是很努力地挤出笑脸,在众目睽睽之下,我很快地招呼计程车,就把她送入车内,坐着车子逃离现场。“去哪?”“小妹妹, 内蒙古11选5彩票网要上哪啊?”我觉得我的青筋一定暴露出来了, 内蒙古11选5彩票平台她倒好, 内蒙古11选5中奖查询毫不客气地说:“就到最近的麦当劳好了。麻烦你了, 内蒙古11选司机叔叔。”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压低音量,我气呼呼地道:“喂!你在搞什么!到麦当劳干嘛?”“那儿好啊,有吃有喝的,又适合谈话。我不是说要好好跟你商量点事。放心,我不会把你给吃了,也不会把你给卖了。”这是现在小学生该说的话吗?还是她比较特别。头好痛,这个小女孩怎么比丝丽儿还难缠。身为一个男人,在金钱的支配力上,我可以说是不及格了。坐计程车的车资,是小女孩偷偷将大钞塞给我,然后才假借我这位“大人”来支付;现在与速食店的服务生面对面,我也没资格点东西……手上的钱正是小女孩所给的大钞,付了车资所找的“零头”。“你们要点什么呢,要来份一号餐和快乐儿童餐吗?现在点儿童餐加六十九元,就可获得一个可爱的杰杰猫。”服务生开朗而有活力地推销他们的产口凹。“小武,来份快乐儿童餐啦!你吃东西,我拿玩偶。”丝丽儿在我耳边叮咛着。虽然手中有钱,可是在钱这方面,我还是有身为男人的自尊,所谓无功不受禄,坐计程车是因小女孩可恶的举动,才迫不得已为之,那钱由她支付,勉强算是合理:吃东西就没道让这个小女孩请客,所以我打算不点东西。“妹妹,你要吃什么,快跟大姊姊讲。”“那就来两分快乐儿童餐,然后我要蓝猫猫和粉红的猫猫。”“两份啊……可是我不……”“好啦,哥哥!人家要猫猫啦……”“那么,是要决定要两份儿童餐吗?”“这……”迎上了小女孩的双眼,我屈服了……“……那就照她说的。”服务生偷笑了一下,重复道:“两份快乐儿童餐,外加两只杰杰猫一共是二百九十六元。”“收您五百……找您二百零四元。祝您用餐愉快。”小女孩拉着我的手,欢天喜地地说:“走吧,我们到楼上找位子坐。”坐到位子上,我看着这位高深莫测的小女孩,她现在这种天真的样子,与之前假哭出言威胁,还有第一次见到她的那种神圣的形象,完全不同,到底哪一张脸才是她的真面目?“来,这是一份是你的,这一份是我的。薯条这种油炸的东西,是美容的大敌,所以也给你吃……”“喔,好的……不对!”这是怎么一回事,我怎么完全被她牵着鼻子走!一开始明明就不打算与她有所牵扯,也不打算在这吃东西,怎么变成这样……可是,小女孩却不理会我的抗议,却自顾地与丝丽儿聊天。“天使姊姊,我们一人一只猫猫好吗?”“好啊,你要哪一只?”“……”“那么我选粉红色的……”“呜……”“天使姊姊喜欢粉色的啊?好吧,那我就选蓝猫猫好了。”“……”“你真是个好女孩,我会告诉天父,让神保佑你的。好可爱的小猫喔……”“天使姊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?”“还不是因为这个不成材的家伙,你别看这个大哥哥个头大,其实不过是个超不成熟的小毛头。”“喔……”两人无视我的瞪视,居然在我面前就这么批评起我来。丝丽儿这小人儿,竟然还公然地贬我;这个小鬼头居然还用斜眼瞄人,用轻视的目光偷看我。这真是太过分了……等等,她在跟她聊天?“她看得见你,听得到你耶!”“嗯……”丝丽儿无所谓地应了一声。“你能与她交谈,与她沟通!”“嗯。”小女孩理所当然地点丫头。“这……你不会觉得奇怪吗?”丝丽儿先应道:“有什么好奇怪的,天真无邪、没受到智识与理性污染的小孩,本来就很容易看到平常被人类忽视的东西。”小女孩也说:“就是天使姊姊吗,书上有写啊,我早就想亲眼看一看了。”“是这样吗?”丝丽儿没有什么心眼,她那样说就是那样吧?但是,这个小女孩恐怕就是在说谎。没记错的话,上一次在回宿舍的夜晚碰到她时,她就已经见过丝丽儿才对,而且那一次丝丽儿竟然还看不见、听不到她,现在我更能确定,这个小女孩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小女孩。口中吃着汉堡、喝着饮料,两眼不时打量小女孩。这时她拿出了粉扑还有粉饼盒,动作熟练地为自己上妆,经验老道的模样,完全不似一位国小的小学生。她翻起盖住额头的浏海,照了照镜子,才满意地说:“好了。”“你在做什么?”“不就是在化妆。”“化妆!”“天使姊姊,你要试试吗?”“好!我要!”丝丽儿马上兴奋地接下那些“女人”的装备,欢天喜地地玩了起来。看着她与丝丽儿玩在一起,热心地教小天使化妆,完全忽视我的存在的态度,终于叫我忍不住地开口了。“……你为什么要化妆?”“来,你自己试试……”应付了一下丝丽儿,她才道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眉间的观音痣太显眼了,而且我的皮肤过于白净,这种像美玉般的肤质实在少见,所以也必须加以遮掩。不过,你真的想问的,不是这种旁枝末节的小事吧?”她的目光好似能看透一切,却又显得柔和无比,这种眼神是上次以佛子打扮相见时的眼神。“……好吧,我就开门见山地直说了。你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?”她神秘地笑了一下,道:“当然是找你帮忙。”找我帮忙?果然没好事,千万别再中她的陷阱,不论是什么也别答应。“你们看!这样美吗?”才要进入重点,丝丽儿却又插进来,真是个麻烦的捣蛋鬼!“哇,好可爱喔!大哥哥你也看看。”这小鬼态度变得真快,丝丽儿一插进来,就又戴上天真小女孩的面具。丝丽儿,你就不能给我几分钟的安静,让我好好地跟眼前的小女孩谈谈正事吗?你这个小……“噗!你……”“怎样?好看吗?”“很、很好看……”“嘿,我果然很有化妆的天分。”看到她得意的样子,我真的不敢浇她冷水,说说善意的谎言,对她、对我都是好的。只是没想到她这么没有美术天分,把自己的脸当成画纸,涂上与幼稚园的小学生相同程度的涂鸦。“再让我看看天使姊姊美丽的脸孔好吗?”丝丽儿得意地把头转过去,不知道她是怎么弄的,好像是用手指在丝丽儿的额头上点了一下,小天使就瘫倒在桌上!“你干什么!”我紧张地大声叫了一声。她却机灵地把饮料弄倒,然后无辜地哭喊道:“人家不是故意的啦。”我的叫声引来许多目光的注意。正巧一位挂着副理名牌的女±经过,看到了这个状况,走势图分析她安慰道:“乖,别哭,快擦擦。”“小孩子嘛,难免的。”她对怒火上杨地我说了一声,又转向小女孩说道:“大姊姊帮你装一杯新的,别哭喔。”麦当劳副理的插手让我冷静了不少。再瞧瞧丝丽儿,胸口还有在起伏,脸上还露出甜甜的笑容,好像只是睡着了。小女孩这才说道:“你不是嫌她麻烦,现在小麻烦睡着了。我们可以正式开始聊聊了吗?”这女孩果真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,相对的,越是拥有奇特能力之人所需要的帮忙,一定也更困难、更麻烦。我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,哪有精力再去招惹别人的麻烦。为了预防万一,在她开口提出要求之前,便先说道:“你若有困难,在我能力之内的,当然乐意帮忙……”“当然,一定在你能力之内。”“……不过,我得先声明,为非作歹、伤害他人的事情,我绝对不干;冒险犯难、会招来危险的事情,也恕我先行推辞;另外,过于耗费时间与精力的事情,我也没这空闲帮你。”小女孩笑道:“就这样?”“……暂时就这样了。你可以说要请我帮什么忙了,不过,要是违背以上几点的话,就甭提了。”小女孩甜甜地笑道:“放心,我怎么可能会要你去做坏事?我有两件事,一个很单纯,另一个较复杂,你想先听哪那一个,”“那就先听单纯的。”“单纯的吗?好的,你知道几天后市立美术馆将展出印度文物的事情吗?”“嗯,我知道,报纸、电视都有广告,炒得满热的。”“事情很简单,我只希望你帮我取回一件失物。那个东西会出现在展览场上,拿到手可以交还给我,也可以直接销毁。那东西叫《别方古经》,是一卷……”“等等、等等……”听到她要我做事,我急忙喊停。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“咳,当然不对!我开出的第一个条件不就是为非作歹的事情不做。”“我知道啊!”“那你还叫我去偷东西,还是偷印度的古文物!”小女孩疑惑地应道:“我哪有叫你去偷东西?”“还说没有!你不是要把印度文物展的东西拿出来,这不是偷是什么?”小女孩竟然委屈地说:“哪有,我问你,我是怎么说的?”“不就要我取回一件失物。”“这就对了,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,叫物归原主,不叫偷,好吗?”“哈,别开玩笑了!你怎么可能有东西还失在那?你倒说说是怎么还失的,哪时候还失的。”小女孩叹了口气道:“这说来话长……”“没关系,我洗耳恭听。”“好吧!事情是发生在……嗯,以你们的说法,大约是在八千年前,我有一位弟了……”“等等!你说什么,八千年前?喂,你几岁啦,八千年前?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都还不知道在哪,八千年前,唬谁啊!”小女孩先是一愣,然后才笑道:“没错,我现在的外表确实是一个叫张心尘的小女孩,但是装在这个身躯内的,却是来自佛国的念尘。对我面言,八千年与我存在的时间相比,不过是眨眼间的时间罢了。”“哈……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了。,”“我可不是在开玩笑,若以你们的说法,嗯,就当我是神佛降世,还是活佛转生好了。”“哈……”这个小女孩是有一点超能力没错,可是她说的也未免太夸张了。活佛?要再早一点,我也许会被唬过,但是,看过女娲降临的情景后,她这样也算是神佛降世?恐怕只是一位灵力高强的小孩,要点花招就想骗我,门都没有。小女孩叹了口气道:“你认为我在要你?神之使女娲与我的情况完全不同,不能一概而论。”“你!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些什么!”“喔……抱歉。一不小心就用他心通读取你的心思。”这小女孩……太危险了。待在她面前,我不就变得赤裸裸的,什么也瞒不住她?再度对上她的眼神:心里打了个寒噤。“你别太在意,反正你心里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”“……”话不是这么说,内心的事全被看光,这种感觉非常不舒服也很不自在,就像光着身子出门似的。“总之,那件东西是由我所创建的佛国的一位子民带来这个世界,那东西不属于这个世界,就算不能归还念尘佛国,也该销毁。我那子民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不少扭曲,所以我才一再降临于世,希望抚平他造成的伤害。”“是、是这样吗?不过,这件事我不能帮你。这么做会造成国际纠纷,而且风险太大,我可没有当小偷的天分,也不想做这种事,要是被抓到,那我这辈子就算完了。我看,第二件事也不用提了,简单的事都这么危险,复杂的事还得了。”“危险吗?你实在过于逃避该担起的责任。人活于世上,无时无刻不是处于危险之中。走在路上随时有可能会被失控的车子撞死,就是待在大厦之中的家里,也有可能被恐怖份子挟持的飞机给撞上,就连吃饭、喝水也有被噎着、呛死的可能,所以人生无常,而你认为的危险也许根本不是危险。”跟我打起禅机来了,她果然不像是位小学生,不过该坚持的还是要坚持。“反正我不会碰危险的事情就对了!”“这样吧,我们来交换一下。你答应帮我,我会让你减少遇到危险的机会。”“先说来听听,让我考虑考虑。”“你现在最担心不过是会再被选民找上,那么我就将你的风身顺一顺,让风不会外泄。如此一来,选民也不会因你所拥有强大的灵力而自动找上门来。”她的话打动了我的心。“你真的能办得到?”“当然,难道你忘了。上次与这小天使见面时,以灵目视物的她不就完全无法察觉我的存在。这种事对我面言是很简单的。”“……那你先说说要我帮的第二件事是什么?”“虽然是有点复杂的事,不过说穿了,只是要你找出‘塔势利安’的调配者。原本以为那个药方已经消失了,想不到近来那魔药‘塔势利安’又出现在市面上。我希望你能找到制造‘塔势利安’的人,然后把关于‘塔势利安’的知识消除。”“把知识消除,那该不会要我杀人吧!这可不行,我连偷东西都不肯了,何况是杀人这种大罪!”小女孩拿出一只小锦囊,道:“才不是呢,只要你找到人,然后把锦囊中东西取异常表现……”“我记得臭……明宝大师可不是这么说的!”“别急,让我跟你说清楚好了。云体其实是风身的一种特别状态,其特性是吸纳世界的种种灵气,转换为身体的力量;因为做这个转换实在得耗费过多的风,所以,大多数拥有云体之人都无法使用灵气,因为流人身体的风全支付于云体之中。而且,这个动作只要经过特殊的方法启动云体之后,就会自动进行,除非资质特别,所能运用的风超过云体所需的消耗量,否则是无法运用灵力的。”“再说,云体就是依意志发挥身体潜能的异质,只要有意愿,就能成为世上最强壮的人类。我想,你曾经在危急之时发挥出超乎想像的能力吧?”她的话让我心中一凛。“有……有吗?”“没有吗?夜间视物、飞奔超越机车、临危飞踢,还有练武神速,这都是云体的实在表现,甚至力斗祸虎。你敢说没这些事情?”“这……”“其实你的力量不仅于此,只是被理性与知识所限制,让你认为自己不可能办得到的心态,才限制了你的力量。”是这样吗?可是,每一次训练或发挥潜能后,身体都有一段不适应期,都得经历如火焰在体内燃烧的痛苦。小女孩似乎又看透了我的心思,再道:“人类的身体毕竟有其极限,再加上你的身体无法负荷展现的力量,所以才会引动云体自动强化你的体质。虽然会有点痛苦,但那是必经之途。再不然,平日就加以训练,采循序渐进的方式,步步强化自己的体能。只要你真心想要变强,云体自动会让你的力量、反应都变得超人一等。最重要的还是你要有信心,比方说,你认为自己能跳过五公尺高的障碍或者抬起五百公斤的重物吗?”“这怎么可能!如果可以,就刷新奥运的世界纪录了。”小女孩摇摇头,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。“如果是你就有可能。别忘了,祸虎的体重可是上吨的。所以说,你只是欠缺‘我能够办得到’的这种决心。再说,风身亦是如是,种种科学的理智蒙蔽了你的灵性,如果能够放不知识和常识给你带来的有色目光,世界会大不相同;届时,不用这位小天使为你施以印契,亦能更自由自在地运动风身,真正地顺应风、运用风、发挥风的妙用。”小女孩说得天花乱坠,我听得半信半疑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天底下真的有这种好处吗?“当然有,只是能够不识物质界的常理,真正大悟,却是难以达成之事。好了,关于云体、风身就说到这儿,依你的现况,还是多多锻炼身体,向小天使请益才是正途,要你顿悟之强,恐旧难上青天。”“……好吧,第二个问题是神之使与选民究竟是什么?有办法将他们根除吗?”“你好贪心喔,这明明就是两个问题?难道看我是个小孩,就想占我便宜吗?”小女孩的话一定让我红了脸,更让我讷讷地说:“不然……算两个问题好了。”“不,没关系,我猜,你下一个问题一定是要问我的来历。就当赠品,再多回答一个问题好了。”小女孩表现得很大方,可是我却不好受,因为她像名先知,看透了一切,这种像是别人手掌上的玩偶的感觉并不好受。“神之使,顾名思义就是神的使者,而选民就是神之使挑选出来的人民。”说完,小女孩就笑着看着我。“就这样?”“没错,就这样。”“你这不等于没说!”对于她的答案,我感到非常不满。“急什么?我还没说完。神之使和选民几乎都曾经是平凡的人类,只不过神之使是由神亲自挑选,成为它的代言人。而选民则是由神之使所选中的人。”“你说几乎,也就是说有例外的?”“没错,选民的例外较多。只要神之使愿意,万物都能成为选民,转化其本质,不论是动物也好、植物也好,就是路边的石头都可以变成精妖。只是,成为选民之后就会跳离轮回,因为选民的力量来自无限的祸魂、罪魂和怨魂;当选民死亡之时,其幽魂将被带入地狱的最深处,直到他承受成为选民时一切动用的因、报完果,才有机会自幽狱中脱离。而选民的力量亦非无限,他们可以学习,也可以经由吸收灵性而变得更强大,但是,最开始的形才是他们力量强弱的基础。至于他们的形来自何方,则与成为选民的愿有关。这些因果的承应,我说得清,但你却不见得听得懂,简面言之,是因为强大的欲、念、望招来神之使,再由相对的代价让人转换为选民。”“代价?”“是的,这就是成为选民的法则,也算是以物易物,用一定的代价换来内心最深处的希望。付出的代价越大,换来的力量也越大。”想到所遇到的选民的种种作为,无一不是残虐和悲剧,让我不由得问道:“为什么神要这么做?”“哎呀,虽然我是念尘,却也无法看透这个世界的创物主,也无权干预这个世界的法则。我也没跟它进行接触,如果你有幸遇见它,不妨问问。”“呵……遇见它?别开玩笑了,”“不,你已经见过它的一部分了。”“什么!”她的话让我大是惊讶,我曾经见过神?世界的创物主?这怎么可能?突然,心中想起了丝丽儿的话,还有在家乡的军事地道所见的一切,难道所谓神的一部分就是神之使,那位女娲神?“看样子,你已经知道了。”不,我才不想知道!如果在我身上不知动了什么手脚的女娲是创世主的延伸,靖安会要对付的是神的力量,那人类还有什么胜算?想要消灭神!可能吗?这时候的我,脸上可以说写上“失望”两个字。知道所面对的是什么之后,让心情变得更加沮丧和沉重。而小女孩却依然轻松自在。她安慰道:“你也别太在意,反正人类在这几万年来还不是这么走过来了,更何况,选民与神之使也不见得对你们有害。比方你见过的那位,在中国的神话中,不是有女娲补天的故事,若不是她,所谓的炎黄子孙不早就死光了,也不会有现在的你。再说,选民也不见得就像你所见到的那样,他们与一般人差不多,也是形形色色,有好有坏。只不过人类最强烈的心愿、最激烈的感情与最深的大愿,都以负面的情绪居多,相对的也造成危险的选民占了大多数。若要说是非,倒也是人自己选的路,并不能怪神之使老挑出素行不良的人,只能怪人为什么不学好。”听她的说法,像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在看人,好像不把自己当人对待似的。而心情跌到谷底的我也懒得反驳她,于是她又继续说。“其实选民也没多么了不起,只是拥有再生的特性与些许的异能,只要能给与予当的打击,要消灭他们并不难。这方面,你所接触过的靖安会就处理得不错。至于七位神之使中的六位,也是由人转换而成,他们是这个世界法则的裁判与执行者,本身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恐怕无法消灭他们;就像篮球比赛中,球技再好的队伍也无法打败场上的裁判,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比赛场上的对手,那又怎么能以他们为目标?”“这代表神之使是不可消灭的?”“当然不是。虽然那六位神之使是法则的裁判与执行者,但是他们也并不是法则的创造者,而且他们也属于这个世界的一份子,也得遵守这个世界的法则。而世界的法则中,并没有‘神之使是不灭的’这一条,所以他们也是能够被消灭的。只不过不是用人类的力量,也绝非物理或灵性的力量,而是依照他们必须遵守的法则来钳制那六位神之使。”她的话够让我好好思索一番了……虽然听进脑中,但是却不甚明白。当然,这代表我很笨,只是,这种超现实的东西是如何运作的,都还弄不清楚,叫我怎么能理解呢?小女孩没有再开口说话,似乎在等我消化她的话。过了好一会儿,我才说道: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?”小女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应道:“我当然会知道。要在这个世界久待,自然会做点研究。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活佛就不是世上的人吗?小女孩继续说道:“跟你说了这么多,最后给你的结论是,有六位神之使可能被打败,甚至被消灭。不过,最初的一位也是唯一不是由人所转化而来的一位,就别想消灭他,因为他代表着这个世界的法则,当世界的法则不存在时,也是世界被消灭的时候。虽然他降临于世,也得遵行这个世界的法则,但是千万别动他的脑筋。”“为什么?”这句话不经大脑冲口而出。小女孩没有给我直接的答案,却问道:“为什么苹果会掉下来砸到牛顿?”她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?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吗?“不就是有地心引力。”“那为什么会有地心引力?”考起我物理来了?这还难不倒我。“这是因为有质量的东西就会互相引吸,这种力量称之为万有引力;而在地球这个巨大的质量体之下,东西就会被吸往地球,所有就有了地心引力啊!”小女孩笑了笑,又问:“那万有引力是怎么来的?”这我答不出来了。“没答案了吧?”我坚持道:“不!科学上一定有解释的,只是我没学到罢了。”她笑道:“你错了。问到最后一样是无解的。世上的问题不一定有答案,就算有,也是人自己编出来自圆其说的讲法。而那些最符合事实的讲法,差不多就是这个世界运行的法则。而那些法则的来源就是你们的创世者所制定出来的。没有什么理由,也许是他心血来潮就这么定下来。而最终的答案是没有答案,所以不要再问我为什么。”她说了一堆,我早就听得头昏脑胀了,叫我问,也不知从何问起。还好我习惯不去钻牛角尖,既然搞不懂就先放着,也许有一天事情看多了就能明白。现在想破脑袋,也不见能理解她所说的一切,不如就先放在一旁不要想。“那么,你又是什么?”“原来你没忘这个问题啊?”我嘟起了嘴,道:“难不成你想赖过最后一个问题吗?”“才不会呢,我妈妈说,小孩子是不能说谎,做人也要守信用。既然答应要回答你三个问题,当然会回答,即使最后这一个是附赠的。”她的话好像在说我这个大哥哥占她便宜似的。“你要是不想回答,也没关系。反正我想知道的也都……算了!我现在觉得,知道得越少也许反而是一种幸福。”“小武哥哥生气啦?我说就是了。”这回,她又变回可爱小女孩的表情,只是以这样的神情,却又要开口讲些深奥难懂的东西,只会显得更诡谲怪异。“我来自念尘佛国。”“什么是‘念尘佛国’?”“就像你们常说的阿弥陀佛西方净土一样,都是佛所处的佛国,也就是生命初死后再次大死后的归所之一。那不是属于任何世界的世界,是存在于不存在的存在之中。”她说完了。我只能睁大眼睛看着她。她倒好,安慰道:“别想太多,反正那也不关你的事。能知道就知道,不能理解也无所谓,不是吗?”接着她看了看表,道:“时间也不早了。要再不回去,家里的父母也快到家了。我也得当个称职的女儿,请你帮忙的事就拜托了。”“……好的。既然如此,我也该去做我原本要做的事了。”她又笑道:“这可不成,你得把昏睡中的丝丽儿带回去。你要的试卷,我事先帮你准备好了,今晚你就好好待在宿舍休息吧!”“那怎么成!我还得去找教材好应付明天的家教!”“难道你要带着一个昏睡的小天使出门吗?要知道,我是在她身上下了佛印,让你的灵气不致外泄,如果远离她就会失效用喔!”“什么!”小女孩站了起来,抛过数卷试卷,又道:“相信拜托你的事情在这周就会有头绪,希望你能依照约定做你该做的事。”说完,她就像平凡活泼小女孩,一蹦一跳地离开位置,直接走下楼去。过了一会儿,由玻璃窗外看到一位身穿整齐西装的大汉在楼下与她会合。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按照她的希望在运行似的。突然间,我有种被玩弄的感觉,糟糕的是,我竟然完全不知问题出在哪里。

,,河北11选5投注


Powered by 江苏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